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文人的在乎與不在乎

“雖然你說你不在乎,但是我感覺你還是在乎的”
  我究竟是在乎還是不在乎,這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。
  有時候,人在沒有談戀愛之前,總是給自己設定這樣那樣的擇偶標準。有時候總會在自己的哥們或者是閨蜜面前說,我喜歡的對象應該是這樣的那樣的。其實,當你真正對一個人有感覺的時候,你會突然發現,你的那些所謂的標準早已經石沉大海了。
  我時常會想起一個朋友對我說的那句話:“喜歡你,你的缺點就是優點,不喜歡你,優點在他眼中也會是缺點”。
  少年包青天(三)中的公孫策,一個僅次於包拯的大宋第二聰明人,第一才子。出身名門,琴棋書畫無所不通。用現在人的說法是個典型的“高富帥”。但是在第一個故事中他卻情不自禁的喜歡上了青樓“女子”木蘭。他說他願意帶她離開那裏,和她相伴終生。木蘭是個青樓“女子”,而且還是個“啞巴”,哪里配得上大才子公孫策,但是公孫策就是喜歡她,愛她。為什麼呢?
  因為她是公孫策的知音。她聽得懂公孫策的琴,看得懂公孫策的棋,讀得懂公孫策的書,能夠欣賞的懂公孫策的畫中所蘊含的一切思想。
  我曾說過,男人和女人一共可以有三層關係。第一是性,第二是伴侶,第三是紅顏知己(或藍顏知己)。所謂紅顏知己其實就是我想說的知音。大凡有些文才的人,都是異於眾人的人。他們跟大部分比起來總是有些怪怪的。或許是他的脾氣,或許是他的語言,或許是他處事的方式,或許是他的性情。文人,才子,正是因為異於眾人,所以他們註定是孤獨的。然而他們非常害怕孤獨,但是要想結束孤獨卻又是那麼的不容易。能夠理解他們,懂他們,學會欣賞他們的人很少很少。
  所以,一旦有人學會欣賞他,懂他的時候。什麼傳統觀念,什麼世俗偏見,什麼所謂的擇偶標準都統統消失了。只剩下我願意珍惜你,願意和你永遠在一起,不離不棄。只要你能懂我,學會欣賞我,哪怕你是青樓女子,哪怕你是殘疾人,哪怕你比我很小或者比我很大,我都不在乎。這或許就是中國文人的愛情觀吧!
  文人是可憐的,因為他們多情。總是會在不經意間喜歡上一個人。因為他懂得欣賞女人,喜歡賦予物質的東西以很多感情色彩,所以很容易動情。因為很容易動情,所以很容易受到感情的困擾。有時候,表現上看起來很容易動情,但是實際上卻又是非常的癡情。雖然他喜歡過很多很多的人,但是卻總會有一個人在他心中永遠不會褪色。花心不是文人的本性,只是文人用來避免傷害的辦法之一。他很癡情,很用心,很受傷,很絕望。所以他不敢輕易用情,所以他只能不斷的用情,但是用情都很淺。之所以用情是因為文人的本性,之所以用情都很淺,是因為他在等待那個真正值得他用情很深,用情一輩子的人出現。多情不似無情苦,一寸還成千萬縷。天涯地角有窮時,此情綿綿無絕期。
  文人是孤獨的,而且很容易被世人誤解。有的人說文人很花心,因為他總是喜歡去青樓與青樓女子廝混。文人為什麼會喜歡青樓女子?是因為文人和青樓女子一樣可憐,是因為青樓女子通常都多才多藝,是因為青樓女子通常都很富有風情,是因為青樓女子通常都有一個悲慘的命運很令人心疼令人憐憫。我所說的青樓女子並不是只會用身體做交易的女子。而是那種有才藝的女子。文人跟他們一樣孤獨,所以同病相憐,自然會有很多的故事發生。
  你若是不懂文人,不會欣賞文人。那麼在你眼中,文人肯定是非常在乎的。在乎你的過去在乎你的很多很多。文人是很傳統的一類人,深受中國傳統思想影響。但是同時文人也是最開放的,因為為了真愛,其他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拋棄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