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冷月

冷月,一個想起就讓我心動的名字,在這個陰雨連綿的日子裏,濃重的相思包圍著我,推不開攆不走,無可奈何的感覺,就像這秋雨無可奈何的下著,不在乎人的感受。也許,這一滴滴的雨,就是一滴滴的愁,滴在心上,漸漸地滿了,想傾倒掉嗎?質本潔來還潔去,我怎麼忍心讓它陷於汙淖溝渠呢。還是讓它裝在我的心裏吧,這冰清玉潔的乾乾淨淨的愁。

冷月,冷冷的月亮嗎,這是我給你起的名字,我怎麼會給你起這樣一個名字呢,真的說不清楚。‘二十四橋仍在,波心蕩,冷月無聲’。出於此典嗎,顯然不是,因為太過淒涼。史湘雲的一句,‘寒塘渡鶴影’,林黛玉對的是,‘冷月葬花魂’。則不但淒涼,而且是更加蕩魂失魄的悲涼了。怎麼會用在你身上呢,何況你說過不喜歡林黛玉的紅顏薄命。

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知道你有這個名字,詞中有誓兩心知。有些時候快樂是要跟別人分享的,而有些時候即使內心充滿了快樂,也不願意讓它外溢出來,就像這院子裏盛開的牽牛花,我喜歡她們藤蘿蜿蜒宛如綠色瀑布間點綴鮮花的樣子。但是當她們偷偷溜出牆外去欣賞曠野裏風光的時候,就會為自己的魯莽付出代價,因為別人也是欣賞她們的,別人欣賞的是好花堪折直須折。

此時此刻,在這冷雨敲窗的時刻,你是否也像我一樣呢?岑寂蕭索,百無聊賴。我把門燈打開,燈光下,秋雨中,院子裏的花花草草朦朦朧朧淒淒清清。我忽然想起有一本筆記小說的名字就叫夜雨秋燈錄,夜雨是一樣的,秋燈則是搖曳暗淡的燭光。那裏面都是些花妖狐怪的故事,可親可愛,一點也不嚇人。你是那裏的花妖嗎,不然怎會這般可愛呢。

我這無頭無序的思緒啊,你抓住了什麼呢,或者,所能做的就只有抓住這飛逝的流光了。

流光容易把人拋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。流光無情,人心有意,有些美好時光我怎會拋棄呢?當大雨過後我們望洋興嘆的時候,你的愁苦明顯地寫在臉上,我有責任舒展你臉上的每一寸不安,於是我把你背在身上,你在我耳邊輕輕對我說,此時此刻是你今生最幸福的時刻,我說來生最幸福的時刻我也會陪伴你。此情此景,已經牢牢地銘刻在我的心版上了。美好的時光,我怎會忘記,我又怎會拋棄。

傾情於你的是我的雙眸,鮮花漸欲迷人眼,我癡癡的醉醉的望著你,我希望我的雙眸裏永遠停駐著你美麗醉人的面容和俏麗可愛的身影。傾情於你的是我的熾烈的心,我願把你的每一片美好都放進心裏,放在心裏最柔軟的地方,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把它們拿出來美美的欣賞。

拋開所謂的典故吧,實際上我們的故事就是典故。真是的,也許當我給你起這個名字的時候,我的心裏沒有想到什麼,只有天空那一輪靜靜的圓月,圓月旁有一片淡淡的雲。它符合我的心境,而你呢,冰清玉潔,柔美冷豔。

冷月,冷冷的月亮,在太陽西沉之後,你灑下冷冷的光輝照耀身在歧路的旅人。

我願把所有美麗的詞藻送給你。

你有一種東方古典的美,臉龐豐滿白皙,鼻樑筆直高挺,細細的眉毛下一雙丹鳳眼,顧盼之間,風韻綽約。

還記得我們的初次相識吧,我打起背包去遠行,外面的世界就像萬花筒一樣吸引著我,當我疲憊不堪返回來的時候,你準確地說出了我離家的時間。江上秋風獵獵,天上白雲悠悠。那一天我才真正感受到愛情的滋味,甜蜜而又憂傷,孤寂而又無奈。

當那天你把一條腰帶交到我手上的時候,你說是要拴住我的心,那一刻我激動得半天沒有說出話來。我的心還用拴嗎?我的心如影隨形般的跟著你,恐怕你趕都趕不走的。

纏綿的是你我的眼神,纏綿的是你我的情緒,纏綿中纏綿著難分難舍的愛憐,纏綿中纏綿著難分難舍的愛戀。那份想見又見不到的甜蜜的憂傷,那份想見又見不到的淒美的哀歎,就像這無邊的黑夜,就像這瀟瀟的秋雨,緊緊的包圍著我,欺淩著我,我想掙脫這羈絆,我想見那一縷清新的月光。

兩情若是長久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千百年來,這句悱惻的詩句不知安慰了多少離人怨婦,又堅定了多少離人怨婦苦苦思念的心。天邊白帆點點,然而過眼千帆皆不是,哪一個白帆下閃動著你望鄉的明眸,哪一個白帆下跳動著你思歸的心緒。

這一船船滿載著希望而來,又滿載著失望而去。當這個希望無論如何到來的時候,那是心靈的歸宿,那是理想的家園。

人世間有美好圓滿的兩情相悅。我期盼,我渴求,在我苦苦尋尋覓覓終於尋覓到的時候不能與我擦肩而過吧?當我們慨歎上蒼不公的時候,我們又盡了多少人力呢。‘上邪:我欲與君相知,長命無絕衰。山無陵,江水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’。有此忠貞之心,天地能奈何?而我們誰又敢說出這樣的誓言呢?不怨天,不尤人,方顯英雄本色。

那天在山上,你撿起一片落葉,葉片脈絡清晰,色近丹紅,我把紅葉寄情的故事講給你聽,你聽得呆了,人世間會有這樣的緣分嗎?

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。那為了愛情生死相許的大雁,令人世間那些癡男怨女們汗顏。當我把這個故事又講給你的時候,你已經淚眼婆娑,淚水漣漣了。

從前,我知道有愛我的人,卻是我不愛的人。我也知道有我愛的人,卻是不愛我的人。而現在,我知道有愛我的人,也是我愛的人。我也知道有我愛的人,也是愛我的人。
心上秋,已是愁。已覺秋窗秋不盡,那堪風雨助淒涼。我懷想那春光明媚的時節,我們徜徉在繁花遍地的山上,我不知道你與花哪個更鮮豔,哪個更濃烈。或許,你就是一枝花,花也就是你。

窗外的秋夜更深,雨意更濃。我知道,當我夜半醒來時,我就會看到天上有一輪滿滿的冷月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