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我還好,你呢

天微晴的時候,意外收到你的資訊。
  猶豫良久終於打開。你說:你還好嗎?
  我還好嗎?
  我患上嚴重的失眠,經常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,或做一些奇怪的夢,說一些奇怪的夢話。還好,我一個人住。沒有人知道,沒人能打擾。
  所以我說:我還好你呢?
  沒再收到你的回音。我沒有假設各式各樣的猜測,比如你手機壞了、電池沒電了、剛好欠費停機,或者有什麼事情突然發生。
  因為我知道:你過的不好。
  
  一,
  坐到電腦面前,突然發現該幹的工作都已幹完,該玩的遊戲都已玩膩。該做些什麼呢?
  寫點關於你的事情吧,打發一下我百無聊賴的時間。
  現在已經是2011年了,我是97年讀小學的時候認識你的。當時你爸爸患了嚴重的心臟病,你媽媽遠嫁他人,撇下你和你可愛的妹妹。
  你是在姐姐結婚的時候來到我家的,還記得婚宴上你紅著臉和人劃拳的模樣。對不起,我在那時候便喜歡上了你,歇斯底里的。
  或許你會說,小屁孩,懂的什麼愛情。
  可是十四年後當我長大,每次想起你,我還是會感到揪心的疼。
  你是個好人,請原諒,十四年之後我用這麼一個老土的詞語來稱呼你。因為十四年間我沒有遇到一個人能取代你位置,所以,你是個好人。
  不知道你挺拔的身子有沒有些許彎曲,你漆黑的劉海有沒有些許的花白。你並沒有老去,可是我總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夢見你,你拄著拐,在漆黑的破敗的屋前張望,時光早就退去你青春的韶光。於是我揣度,你是不是過得不好,就像我在中考、高考、大學畢業、選擇當兵的時候拼命的想遠逃,離開能讓我想起你的任何地方,逃離會因為思念而讓我青春早逝的緣由。
  我錯了,很多東西,無處可逃。
  
  二,
  以至於,多年後的今天,我還會想起時光深處的你。
  
  三,
  你還在怪我對你不理不睬嗎?其實是有緣由的,那晚夜深客散的時候我一個人坐在南河的土橋上等你回來,不小心跌進冰冷沒頂的河水時我突然想起你離開時說過的諾言,抑或是謊言,或者是戲言。你說等著我吧,我一定會回來陪你的,那樣你在偌大漆黑的房間裏驚醒的時候就不會害怕了,因為我會陪在你的身邊。
  我知道,你們大人有你們大人的應酬(我不知道18歲的你算不算大人),可是我掉進河水掙扎的時候我卻歇斯底里的想起你,不是因為河水的冰冷和嗆水的恐懼,而是因為怨恨。
  孩子的怨恨其實是最深的,所以從那以後無論你怎麼哄我,我都對你不理不睬,甚至沒再和你說過一句言語。
  可是,我從來沒有忘記你。
  
  四,
  直到現在,爸爸媽媽還有已為人母的姐姐偶爾會說:小賢命硬,1四年前掉進南河差點就沒了……他們沒再問我為什麼一個人在漆黑的夜裏去南河,他們或許問過,只是自己從未說起。
  
  五,
  很多事情不是過了就忘了,就像愛情。雖然我不知道,這算不算愛情。
  在我對你不理不睬的14年中,我其實一直都在關注你的資訊。包括你輟學,你開了一家服裝專賣店,你結婚,你有了孩子,甚至你生病。
  在高中和大學的七年時間裏,我談過好多過場戀愛,上過很多陌生戀人,可都不是你,所以叫過場戀愛,叫陌生戀人。
  
  六,
  末了。
  在這突然轉晴的日子,我看著窗外年輕的士兵們忙碌的身影,收到你的資訊我覺得很不合時宜。可是我還是高興的。我想我能忘記你了。
  刪掉你給我的資訊。我決定告訴母親,今年冬天,回去結婚,和她相中的那個女孩。
  什麼樣的女子?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