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冷春

一元複始,初暖乍寒,不覺中我們又迎來了冷冷的初春。
  這不,前幾天,還落了一場小雪。晶瑩的雪花,落在廣袤原野,落在田間阡陌,這雪花呀,就是來自帝鄉的純潔信使,傳遞著春的消息。雪落地就化了,於是麥苗的葉尖掛起一顆兩顆晶瑩的珍珠,白玉蘭含著的花苞上,也顯得潤澤圓滿。
  乍寒的初春,風雖然不料峭刺骨,但還不能算和風惠暢,所以楊柳風並非“吹面不寒”。不覺之中,你吹消了雪,融了冰,吹得池塘春水滿,吹得樹木綠了頭。吹得遠山含黛,吹皺了春水清淺。
  這時節有雨的時候,亦是輕靈飄逸,溫婉纏綿,就似深閨的少婦,丈夫遠離了鄉關,倚樓眺遠,到處散佈著清清的幽怨。雨輕輕,情淡淡,煙霧朦朦,溪流涓涓。雨中的過客,絕對無需撐傘,就讓它盡情滋潤吧,灑呀,落呀,落入我們每個人的心田。待到雨過,兩天,三天,鵝鳧清波,柳睜眉眼,直把曠野滋潤出嫩芽清淺,直把百鳥滋潤得鳴聲婉轉。
  晨起的時候,薄霧朦朧。彎彎河畔,楊柳愈顯鬱鬱如煙。遠不見山,近不見船,只有點點燈火,點綴在飄渺的雲煙。稚幼學童,在這暮靄中歌唱;匆匆行人,被霧氣彌漫的潤濕了頭髮衣衫。最美的當屬霧中的公園,亭臺樓閣,廊?橋苑,模模糊糊,若隱若現。讓人覺得仿若置身於虛幻,思量著,是在人間,還是在天宮遊玩?
  初春正是萬物復蘇萌動之時,她在蘊積,她在孕育,她在等待,她在蓄勢待發,你可以感覺得到,枯枝泛綠,花兒含苞,從少到多,從淡到濃。總有一天,她會鋪天蓋地,一派生機,呈現一個濃妝豔抹、萬紫千紅的春天。
  冷冷的初春,我們在等待,我們在企盼。
返回列表